让梦想从这里开始

因为有了梦想,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,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,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,绽放成功之花。

2
栏目分类
热点资讯
联系我们 你的位置:彩神网 > 联系我们 > 他们杀死了 14 万只山羊,却说是为了保护生态?
他们杀死了 14 万只山羊,却说是为了保护生态? 发布日期:2022-05-22 20:41    点击次数:183

两架直升机上,枪手们拿着散弹枪和半自动步枪,开始对地面进行地毯式清扫。植被茂密的地区不利于空中作战,则由配有猎犬和卫星定位系统的 " 地面游击队 " 逐个击破……

如此声势浩大、装备专业的行动,目标是——杀死山羊。

伊莎贝拉岛上的山羊|Galapagos Conservacy

这是伊莎贝拉计划,一场发生在加拉帕戈斯群岛上的生态复原计划。这个计划的主要目标,就是清除整个加拉帕戈斯群岛上的所有山羊。可是,山羊做错了什么呢?

山羊清除计划

这并不是一场 " 胡来 " 的杀戮计划。

加拉帕戈斯群岛位于东太平洋,伊莎贝拉岛是所有岛屿中面积最大的一个。海洋的隔绝,使加拉帕戈斯群岛拥有了独一无二的自然环境,演化出了许多奇特的物种。当达尔文搭乘小猎犬号经过这里时,他因群岛上的生物多样性而大受震撼,并重新思考物种起源。100 多年后,加拉帕戈斯群岛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为第一个世界遗产。

在圣克里斯托巴尔岛上的加拉帕戈海狮(Zalophus wollebaeki),是最小的海狮|Diego Delso / Wikimedia Commons

这场 " 杀戮计划 " 也得到了联合国开发计划署和联合国环境署的批准。

1999 年,伊莎贝拉计划启动,开始在平塔岛上测试清除山羊的可行性。后来,清除山羊的行动推行到了圣地亚哥岛和伊莎贝拉岛上。

清除计划通常从地面猎杀开始,随后会进入如文章开头描述的空中猎杀阶段。然而,在这场漫长的大逃杀中,幸存下来的山羊们警戒性越来越强,开始学会躲进山洞和崎岖的岩浆石缝中逃避追捕。这时候,开着直升机飞来飞去,或者动用大量人力来找那些藏起来的羊," 性价比 " 就太低了。人们想到了一种效率更高的方法——投放 "犹大羊"(Judas goat)。

带上无线电项圈的犹大羊。犹大羊是在低密度种群中清除山羊的常见方法,不过同伴被射杀的枪声和反复 " 落单 " 可能会影响它们的心理健康|pestsmart.org.au

山羊是喜爱群居的动物,脱离群体时会主动寻找同伴," 犹大羊 " 方法正是利用了山羊的这一特性。工作人员首先选出几只 " 叛徒 ",给它们带上无线电项圈,然后将它们释放在岛上。人们只需通过项圈找到 " 犹大羊 ",就能顺藤摸瓜找到其他躲在犄角旮旯的羊。而一无所知的 " 犹大羊 " 又会被重新释放到岛上,继续重复这一 " 被迫出卖同伴 " 的过程。

但仅仅是这样还不够。一只完美的 " 犹大羊 " 不仅要主动地寻找同伴,最好还能自动将同伴吸引至身边。于是,科学家们又想出了新方法。伊莎贝拉计划中,研究者们将一些雌性山羊绝育,并通过埋植荷尔蒙强制其长期发情,用以诱捕躲藏的雄性山羊。这种特殊的雌性个体被称为 "玛塔 · 哈丽羊"(‘ Mata Hari ’ goats),这个名字取自一战时期的著名双料女间谍。

玛塔 · 哈丽,摄于 1906 年|L é opold- mile Reutlinger

被带上海岛的生态杀手

2006 年,伊莎贝拉计划基本结束,花费超过 1000 万美元,消灭了超过 14 万只野山羊,平塔岛、圣地亚哥岛和伊莎贝拉岛北部先后宣布岛上无羊,只有一些被留在岛上继续监测的 " 犹大羊 "。除了山羊,猪和驴也在此次计划中被清除——这几种动物,对于加拉帕戈斯群岛来说,都是入侵动物。

岛屿生态系统独一无二,但却也往往更加脆弱,入侵哺乳动物是导致它们崩溃的罪魁祸首,山羊则是破坏力最强的入侵动物之一。

山羊的生存能力非常强|Josh Donlan

山羊是一种极不挑食的食草动物,它们不仅吃树上的叶子和各式各样的草本植物,也吃掉在地上的蒴果,甚至连树皮都吃。即便当树叶中含有对于其他食草动物来说很难吃的物质,山羊也能吃得挺香。通过攀登和踩踏,它们还会抑制树木和草原的再生。

不仅如此,山羊还有着很高的生殖潜能。雌性山羊 6 个月时性成熟,在没有外部控制的条件下,种群每年能增加 75%。

加拉帕戈斯群岛原本是没有山羊的。17~19 世纪,捕鲸者和海盗将山羊带上了岛。它们在这里食物充足,没有天敌,繁衍迅速。到了上世纪 90 年代,加拉帕戈斯群岛上的山羊已经有 25 万只。

山羊被带上加拉帕戈斯群岛之后迅速繁殖|Huffington Post

爆炸式增长的山羊种群,彻底破坏了所到之处的森林和草地,造成了大规模的生态退化。加拉帕戈斯群岛上多个特有物种岌岌可危,数万年来在与世隔绝的环境中演化的生命,在入侵物种面前显得不堪一击。

多灾多难的加拉帕戈斯象龟

加拉帕戈斯象龟的生存,也因山羊的入侵而岌岌可危。

加拉帕戈斯象龟是加拉帕戈斯群岛的特有动物,也是其标志性动物。它们属于南美象龟属,拥有陆龟中最大的体型,体重可达 400 千克,野生个体的平均寿命超过 100 岁。为了适应不同岛屿的环境差异,加拉帕戈斯象龟演化出了多达 15 个种,但其中 2 种已灭绝,其余所有种均仍在 ICUN 濒危物种红色名录中。

" 孤独的乔治 " 是一只平塔岛加拉帕戈斯象龟(Geochelone nigra abingdoni)|Mike Weston / flickr

"孤独的乔治" 可能是最著名的象龟,它是世界上最后一只平塔岛加拉帕戈斯象龟——巧合的是,平塔岛正是最开始试点清除山羊计划的岛屿。1971 年,动物学家在平塔岛上发现了乔治,此时岛上的植被几乎都被山羊破坏殆尽了。伊莎贝拉计划之后,平塔岛上的生态逐渐恢复;但被转移到研究站饲养的乔治却始终没能留下后代。2012 年,乔治去世,平塔岛象龟这一物种也宣告灭绝。

这场山羊灾难的影响,在伊莎贝拉岛上阿尔塞多火山南部森林区域最为明显。每当旱季来临,浓湿雾沿着火山的外沿随风而上,停留在树上的附生植被上而液化成水,滴落到地面形成树荫下的浅池——象龟们只有聚集在这阴凉下的宝贵绿洲,才得以生存。然而,当山羊啃食掉了附生植被,水池难以形成,象龟在干旱季节的宝贵水源也不复存在了。

2004 年,加拉帕戈斯群岛上一群山羊聚集在一只象龟附近|Mark Moffett / Minden Pictures / Corbis

在人类来到加拉帕戈斯群岛以前,象龟的种群数量曾达到 20~30 万只,是现存数量的 10 倍。它们曾被 17~19 世纪的捕鲸者和水手视为长途航行中绝佳的鲜肉来源,也曾被用来炼油——虽然人类早就不这么做了,但只要羊、猪、驴等入侵物种还在,加拉帕戈斯象龟就只能一天天走向灭亡。

一场旷日持久的战争

在伊莎贝拉计划之前,加拉帕戈斯群岛上也曾有山羊扑杀行动。最早记录的系统性扑杀行动是在 1971 年;30 多年间,人们林林总总地消灭了了 13 个岛上的山羊,包括伊莎贝拉计划在内共计扑杀了约 20 万只山羊。

然而,清除并不意味着结束:当地一些渔民出于对附近海域捕鱼限制的不满,以山羊为 " 武器 ",要挟政府和加拉帕戈斯国家公园。至少有 9 次蓄意重引入行为曾记录在案,根据 2009 年的数据,光是再次清除这些新种群,就花费了约 27 万美元。

当地渔民 2004 年游行抗议举牌,威胁要将山羊引入费南迪纳岛(整个群岛中唯一一个没有食草动物入侵历史的大岛)|参考文献 [ 1 ]

生态系统的复原是个极为复杂且困难的过程,对入侵物种的清除仅仅是一个开始。为了后续恢复本土物种的种群数量,需要长时间持续的保育工作;为防止爆发式增长的旅游产业带来更多的入侵物种和环境破坏,需要出台相关政策;随着加拉帕戈斯群岛上本土居民的人口增加,当地自然资源所承受的压力也随之增大,如何在生态保护和经济发展间找到平衡,更是全世界环境保护所面临的难题。

在物种加速灭绝的当今,我们有时不得不亡羊补牢一般地去关注哪一物种仍有希望被拯救。值得庆幸的是,2021 年,加拉帕戈斯象龟种群总数已恢复至 6 万只左右,本土植被也在恢复中——虽远不及曾经的繁盛,却也是个令人鼓舞的开始。

圣地亚哥岛在进行山羊清除计划前后对比|Marc Party & GNPD

作为有史以来规模最大、最成功的生态复原行动之一,伊莎贝拉计划的成果是由政府、本地居民、生物学家、社会工作者和教育者共同达到的,也是建立在数十万计无辜却又不得不被清除的入侵动物的尸体上的。

对入侵物种的战争仍在加拉帕戈斯群岛上继续。虽然付出了巨大的代价,但人类必须为我们曾经的历史负责,也必须为未来的世代负责。

我们不能剥夺子孙后代继承自然遗产的权利。

日历娘有话说

今天,5 月 22 日,是国际生物多样性日。

入侵物种是威胁生物多样性的因素之一。表面上看,引入外来物种似乎能让一个地区的物种多样性增加;然而,一旦外来种适应新环境又缺乏天敌,就可能成为 " 入侵种 ",侵占本土物种的生存资源,甚至最终导致生物多样性减少,生态系统崩溃。

除了入侵物种之外,栖息地的减少与破碎化、过度捕捞、农业单一耕作、基因污染、气候变化等因素也会影响生物多样性。保护生物多样性,不仅能留住更多物种,这些物种环环相扣,也维护了生态系统的平衡与稳定。

正如今年 " 国际生物多样性日 " 的主题,保护生物多样性,是 " 为所有生命构建共同未来 "。

参考文献

[ 1 ] Carrion V, Donlan CJ, Campbell KJ, Lavoie C, Cruz F ( 2011 ) Archipelago-Wide Island Restoration in the Gal á pagos Islands: Reducing Costs of Invasive Mammal Eradication Programs and Reinvasion Risk. PLoS ONE 6 ( 5 ) : e18835. https://doi.org/10.1371/journal.pone.0018835

[ 2 ] https://www.ncbi.nlm.nih.gov/pmc/articles/PMC3092746/

[ 3 ] https://www.galapagos.org/conservation/our-work/ecosystem-restorationproject-isabela/

[ 4 ] https://www.galapagos.org/conservation/our-work/tortoise-restoration/restoring-existing-populations/

[ 5 ] https://www.worldwildlife.org/ecoregions/nt1307

[ 6 ] https://www.environment.nsw.gov.au/topics/animals-and-plants/threatened-species/nsw-threatened-species-scientific-committee/determinations/final-determinations/2004-2007/competition-and-habitat-degradation-by-feral-goats-capra-hircus-key-threatening-process-listing

[ 7 ] https://www.galapagos.org/conservation/our-work/tortoise-restoration/

[ 8 ] https://www.nationalgeographic.com/animals/reptiles/facts/galapagos-tortoise

[ 9 ] https://www.ncbi.nlm.nih.gov/pmc/articles/PMC5597199/

作者:弗弗茶